澂初.西岭千秋雪

Are you happy now?/文综不上230誓不为人
“这样的声音,读墓志铭最适合不过。”

“就不怕,我先给你念么,嗯?”

“哈哈,那就是死也值啊。”
“……别。我舍不得。”

【露普】Father

    主教一直是洁身自好的人,在旁人看来都这样。他引领人得到心灵上的释放,可是他的女性教徒却超出了一半,谁叫他长了张惨绝人寰的脸,对,帅得惨绝人寰。
  都是些败类,淫秽的夏娃。
  这可不是诽谤,毕竟私底下都心知肚明,伯爵夫人曾经对主教示好,凭仗那个老得掉牙又富可敌国的伯爵,她自视甚高。
   
   你猜怎么,当时主教只是淡然地站在她家私修的教堂前,平静地似乎只是听见了风从耳边掠过。“Nein.”
   这下一传十十传百,连你也知道他是个外国人,还是来自新教的普鲁士。那些牧首是...

【露普】ABO设定/杀手工厂

Killer Maker

  据说Killer Maker初代文政司的头子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纨绔子弟。

“leader,早上好。”“早上好。”他笑得灿烂,仿佛英伦总部终年阴霾的天空得以聚拢一线阳光,步伐轻盈,站在了巡察厅办公室的大门前。

“Stand up!”“不用这么严肃,都坐下。”绕过众人,细看室内――主办公桌没有,遗憾。

“卡尔文,你们委员长去哪了?”还以为要兴师问罪的卡尔文手指一抖,一条完美的抛物线落下垃圾桶,那是给多肉培土的花园铲。“leader,委员长他,他……还在高架上堵车……”

“真的?”“这……这个……”“别为难卡尔文了。”

话音刚落,你看向门外。尼可...

【露普】愿赌服输

     ##假设他们有骰子好了。##
 
手机反复的震动令他忍无可忍,在摔烂手机和无视的情况下抉择了一番他皱了皱眉头看着消息提示。又是他,这个缠人的俄罗斯人怎么总挑着自己最忙的时候来火上浇油.用力的敲击了几下触屏键盘点击发送,像是要把这份被打搅的糟糕心情也传收到手机那头去.

“本大爷正在帮阿西处理公务,没功夫来操心你这头北极熊的事情所以给我有屁快放。”

  虽说是不耐烦可回答却一板一眼连个标点符号也没落下,对方像是没有体谅到这用手打出的愤怒发来了一句语音消息,声音轻柔宁静似乎能穿透这屏幕直达这夏日燥热的人心深处。

“就猜到小基...

无题

名朋的一篇戏。嗯。

没有永远的爱情,没有。
“你今天去哪了。”“酒店。”
你一直知道的。
你们都是凌晨时分回的家门,如果不是防盗,也许连钥匙都不用装,毕竟一天24小时,你们永远都不能一起呆超过半个钟头。“盘子没洗。”“我下午来过家里一次,饿了。”“哦。”他侧过头懒洋洋地陷在沙发里,朝我眯着眼笑――那是嗑药的后遗症。衬衫皱巴巴地半挂在身上,还有一条印着吻痕的领带,情况比起之前的我没好到哪去,除了明亮依旧的红瞳,他烂醉如泥。明天就是假期的最后一天,他或许还会为了面子要我做上一碗醒酒汤――虽然他才是发工资的那位。哦,他站起来了――包括他的某个器官,我揽住人,履行着前夫最后的义务。“你别动了,傻逼。”他似...

很强

布尔什维克的沦陷:

时政梗注意,p3原图

冬天听很暖和。

音乐随身听:

【俄语民谣】
Я бы сказал тебе много хорошего 
- Валентин Вихорев

品味这首宁静优雅、隽永柔情的俄罗斯情歌,沉浸于心神俱醉的诗美享受之中。

我想把所有美好的事物

都说与你听

在明亮的月夜里

在篝火旁

星辰细碎地洒在

如镜般明亮的湖面

我以此代替花环

赠与你

我用丝绒般柔软的青草

遮住森林的臂膀

我想带你去往

乳白色月光倾泻的远方

让你感受到...

呜呜呜呜呜道长好看死了啊qwq

锦上南下:

hhhhhh好可爱

眠花温酒:

相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