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

心如止水的人生观察家。/文综不上230誓不为人
“这样的声音,读墓志铭最适合不过。”

“就不怕,我先给你念么,嗯?”

“哈哈,那就是死也值啊。”
“……别。我舍不得。”

方王喻王all王吹

无题

名朋的一篇戏。嗯。

没有永远的爱情,没有。
“你今天去哪了。”“酒店。”
你一直知道的。
你们都是凌晨时分回的家门,如果不是防盗,也许连钥匙都不用装,毕竟一天24小时,你们永远都不能一起呆超过半个钟头。“盘子没洗。”“我下午来过家里一次,饿了。”“哦。”他侧过头懒洋洋地陷在沙发里,朝我眯着眼笑――那是嗑药的后遗症。衬衫皱巴巴地半挂在身上,还有一条印着吻痕的领带,情况比起之前的我没好到哪去,除了明亮依旧的红瞳,他烂醉如泥。明天就是假期的最后一天,他或许还会为了面子要我做上一碗醒酒汤――虽然他才是发工资的那位。哦,他站起来了――包括他的某个器官,我揽住人,履行着前夫最后的义务。“你别动了,傻逼。”他似乎还要反抗,在怀里不安分地挣扎,毛茸茸的银色脑袋突然靠上了心脏的位置,这才乖乖松手,闭上眼放缓呼吸――一时半会是叫不醒了,我像三年前那样捞起人的腿弯抱进浴室,撩起人的刘海,若有所思。

我知道他为什么回来。三年前,我们于今日结婚。而现在,戒指已经被他置气似的不知道扔到哪去,或许,已经送到了其他人的手里,啊,感情这个东西,我们都不是很精通,所以跌跌撞撞,直到互相厌倦。
解开扣子,温水打湿了他的衬衫,他身上总是没有一块好肉,这跟他喜欢身先士卒有关。然而,我也不是什么柏拉图的信徒,他很漂亮,特别是有力的腿部,纠缠在身上的时候,能让你欲仙欲死。可是现在我很平静,近乎机械地给他擦身,因为我知道,有些东西,已经熄灭。
  “伊万……”他迷糊着喃喃,声音小到只能侧耳倾听,记得上次他这样喊着我的名字时,我们还是在度假,阿尔卑斯的旅馆,kingsize的大床上,他流着汗,呻吟喑哑。
“我在呢。睡吧,基尔。”醒酒汤应该快好了,我走出浴室,不再去想他会是什么表情。

没有永远的爱情,因为情深不寿。

评论
热度(7)
©屈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