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

心如止水的人生观察家。/文综不上230誓不为人
“这样的声音,读墓志铭最适合不过。”

“就不怕,我先给你念么,嗯?”

“哈哈,那就是死也值啊。”
“……别。我舍不得。”

方王喻王all王吹

【露普】Father

    主教一直是洁身自好的人,在旁人看来都这样。他引领人得到心灵上的释放,可是他的女性教徒却超出了一半,谁叫他长了张惨绝人寰的脸,对,帅得惨绝人寰。
  都是些败类,淫秽的夏娃。
  这可不是诽谤,毕竟私底下都心知肚明,伯爵夫人曾经对主教示好,凭仗那个老得掉牙又富可敌国的伯爵,她自视甚高。
   
   你猜怎么,当时主教只是淡然地站在她家私修的教堂前,平静地似乎只是听见了风从耳边掠过。“Nein.”
   这下一传十十传百,连你也知道他是个外国人,还是来自新教的普鲁士。那些牧首是怎么放过他来彼得堡的?不过事实如此,伯爵夫人也只是给繁华的圣彼得多添一个聊以饭余的笑料罢了。
  可是伊凡,你为什么偏要招惹这个主教呢?是父母给你挑的贵族少女太过死板了吗?昔日的纨绔子弟竟然痛改前非说是要接受苦修,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说诚心,那倒不一定。我看你也是想见识见识这个主教的容貌吧。好在父母心疼你是家中独子,一切皆打点周全,还特地叮嘱请主教看护,你都想替他回绝父母的好意,免得他对你的第一印象就是个啃老的。不过流传的确属实,他与不近女色是这样,他长得漂亮,也是这样。
   为什么你不用英俊形容?敢赌3000卢布,就你所知的女人没谁的睫毛能像他这样纤长,还得是白色的,怎么形容他的瞳仁呢,都说恶魔的眼睛不能盯,万一陷进去就无法脱身,鉴于他是主教,恶魔这类禁忌还是心里说说就好。
“伊凡,我刚才说的颂词,重复一遍。”
“啊…不好意思。”
   为难地对他点了点头,被那对波澜不惊的红瞳盯得手脚僵冷,你怨自己干嘛老是盯着他看失了分寸。
“一百遍。把今天的讲义抄一百遍。在午餐前我要见到你的抄本。”

   看来父母不知道他是这里最严厉的啊。

   其实主教除了严厉,也没有什么过分之处,自己作的死总不能推卸,就算是这样,你也想看看他无欲无求的脸上还会有其他什么样的表情,即便你知道,有种东西叫做好奇心能害死猫。

“你确定这东西管用吗?”
“法国货,我不骗你。”
“真是,年纪轻轻就要被你糟蹋了,哈哈哈…”
    皇室的晚宴多如流水,他作为彼得堡的主教不得不跟随出席,而你被挑选不知是否因为有意为之,反正你在他的脸上发现了罕见的笑容。
   而且迷之狡诈。

   大厅里又有那位仍不死心的伯爵夫人,她轻摇手里的羽毛扇,冷冷地打量了一番你和主教,提着裙子不知上了哪去,直到你来到后花园,听见妇人的窃窃私语,这可不是你要偷听,她们讨论的正好是你的教父,他叫基尔伯特,这些女人可比你更懂套路。
   现在她们是蛇,吐着信子迷惑人吃下媚药,然后刺入毒液,绞杀殆尽。
   你想到什么了?或许你什么也没想到。偷听是不好的行为,快忘记它吧。
然后回到大厅。他正啜饮那一杯下料的赐酒。

   砰。酒喝干了,没过多久他脸色潮红,只得匆匆离场。伯爵夫人得意洋洋,伺机而动。
   于是英雄救主教,你跟上前去,挡住了那位迈着快步却赶不上的妇人,无视她气急败坏的脸,低沉开口:“您是有夫之妇,还请自重。”
   她仍是愤愤不平,直到看见你袖扣上的家徽才惊愕地开始结巴,断断续续地说出一句不太完整的“对不起”,你没理女人的失色,通告守卫后开始飞奔,夜色渐深,他能去哪?
  
   所以这个笨蛋跪在了圣母像前,即使脸色涨红也没停下嘴中的念词,真是不知所措地可爱。他惊觉有人闯入,倏地回头,声音颤抖,“谁!…啊,伊凡…”
“你的脸很红,基尔。”
“注意礼仪,我是你的教父…唔…”你抚上他耳垂,果然呼吸越发急促,明晃晃的烛光下,映出濡湿分明的裤底,明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却也不打算向你求助,多么固执的人啊。
“好,那我换个词,Vater?”
“!…请离我远一点…”换来的却是鼻息相触,现在你笑,学他那般狡诈。

  “明明是你先引诱我的,都是你的不对哦,Vater。”

夜深人静。

评论(8)
热度(26)
©屈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