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

一生一世SISU人。
拔刀吧,白起是我的。
杰大迷妹#露普永爱#priest书粉#方王喻王all王吹#剑网三千岛长歌

“父亲在上,公瑾在旁,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但我觉得耽美是有不同的类型的,不做地图炮,某些作者在人们接触耽美时被称为大手,他们的作品也大多是那种以暴力开场的作品,但是等你再深入接触耽美后你再去回顾他们的作品,你会发现看不下去,是的,完全无法理解当初为什么会觉得这种关系是自己欣赏的,所以人的观念也是会改变的,权力架构逐渐成为背景,而非一种枷锁。

JennyofMine:

我的天,太深刻了。读了这么多耽美文的我至今都没反思过这个问题,戴女士真的太一针见血。

进入了西方社会大概一年之内我就不再醉心于日系耽美了,当时我以为自己精力有限、追不动了,所以失去了兴趣。现在想想,阅读习惯并不是一日心血来潮,想丢下就能丢下的,毕竟一家CP冷了可以寻下家。但三四年来我仅偶尔刷漫威系的CP,日系的都一概不看不写。大概是因为处在不同的社会,权力意志已经在自己没注意到的情况下发生变化了。

这样也好。否则戴女士说的这种典型的东亚写手们总要没完没了地在自己的作品里普及扭曲的性教育、而把情侣关系写得平等的写手会被人觉得高冷又奇怪。让身处于某种深深包裹住眼耳口鼻的文化中的人,意识到就算以为自己在打翻身仗、可这里面有些微妙的东西让你从根本上无法成功,是非常难的事情。再说权力压制又何止存在于东亚的爱情关系里,其他关系难道不是更明显?耽美本土化的结果是这样,难道不是个必然的结果吗?

啧,仔细想想,真是痛呢。



DD入口赫勒拿:




转载请自便。







节选自戴锦华《后革命的幽灵种种》。



我觉得这部分很值得反思。



当我们在谈耽美的时候,当我们在谈“攻受”的时候,当我们在定义“虐”的时候,当我们在谈“渣贱”的时候——



我们到底在谈什么?







全文:https://mp.weixin.qq.com/s/-z1xArgoA6kSbeUX7ny3Ug




评论
热度(1593)
  1. 并非未遂的GoodbyeH.L. 转载了此图片
  2. 年糕汤H.L. 转载了此图片
©屈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