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

心如止水的人生观察家。/文综不上230誓不为人
“这样的声音,读墓志铭最适合不过。”

“就不怕,我先给你念么,嗯?”

“哈哈,那就是死也值啊。”
“……别。我舍不得。”

方王喻王all王吹

无题

第一次发文,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脑洞甚是清奇,凭心而感。

“布拉金斯基先生?”

“嗯?”

“我是说,您还好吗?”

“我很好。”

他将手放在反光的玻璃棺面,指腹轻轻摩挲倒映的容颜。

一模一样。

那个血与火交织的时代,在你的指尖绕圈消隐。他看得出神,却在想象着另一个世界的“他”。

曾是世界权力顶端的他,曾是牢不可破的他,曾是嗜血冷漠的他。

现在是死去的伊利亚的他。

闭上眼,不绝于耳的尖叫炸裂。

别让我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那是谁的臆语呢,万涅奇卡?

你们不能离开我的,你们需要我的对不对对不对,别走——哈哈哈,你们都是骗子,有罪,有罪,有罪……

“够了。”我听见了,那切切实实的悲怆。

你的诞生之时,是他死亡的无有一人的葬礼。啊啊,快要崩坏了。

1991年的雪花,冷彻入骨,掩埋你来不及的疑惑。

他们朵颐佳肴,向上天祷告,庆祝他们的阴谋掠夺来的安全感。以你死亡的代价。

再也没有一个你,分离的分离,解体的解体。我得以有幸,拥有了那一模一样的面皮。

每天都能看见你在对我道早安,每天都能看见你不经意的微笑,每天都能,听见你温柔的说着我想你。

我想你。

我爱你。

所以,我会用力记住,记住你啊。别再轻易地说消失了,好吗?

可是我无法否认,我再也找不到你。直到躯体化为齑粉,连灵魂也脱离地球。

————为什么要在我控制不住后才来善意提醒?

果然,人最爱的还是自己。

“我快要忘记你了,怎么办呢,伊留沙。”不,你不会的。

因为你只属于我,从始至终。

End.

    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我其实只想写个帅气的布拉金斯基总裁,咿。


评论
热度(1)
©屈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