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

心如止水的人生观察家。/文综不上230誓不为人
“这样的声音,读墓志铭最适合不过。”

“就不怕,我先给你念么,嗯?”

“哈哈,那就是死也值啊。”
“……别。我舍不得。”

方王喻王all王吹

【昆沃/Quinvaun】《TRAINING DAYS》(ABO,日记体长篇,原著&TV向

昆日天今天也酷酷的

黑磔_xenon_Sertorius:

  ★献给本冷圈的一口粮,感谢编剧给昆总写了沃队。 Alpha昆兰×(唯一的)Omega沃恩
  ★仿AC小说式双视角日记体(第一次写这种体裁的…还有点不顺手)+少许旁白 。长篇,可能会坑,有车(于是打上NC-17。
  ★内容大概就是昆兰先生与沃恩的过去…从收留沃恩开始到沃恩成为吸血鬼再到沃恩死亡,他们二人的故事(所以怎么写都是BE啊…哭出声来
  ★私设:①人类性别男女,吸血鬼性别ABO(A吸血鬼有丁丁!我不管原著了…昆总他就是有!!!O为生育者只负责繁衍,所以始祖们几乎将所有感染的吸血鬼子孙都变成了高效率工作者B)②地名港口名等等基本靠编…好像只有南意大利和前往美洲新大陆来自原著)③本人是理科生…对当时社会条件不太清楚…基本也靠编,考据党就别在意了OTL)④沃队生日设定在死亡的那一天,具体是那一天也不知道…于是就定了个1690年10月31日,出生于南意大利。


★祝食用愉快
 
(↓网易云音乐有这首诗的朗诵,RPJ献声~超级苏)
——————————————
 
   
   
  ▶
 
Could we dig up this long-buried treasure,
是否我们还能掘出这掩埋已久的珍宝

Were it worth the pleasure,
它的珍贵是否值得

We never could learn love's song,
我们永远无法学会爱之歌

We are parted too long.
因为我们分开太久

Could the passionate past that is fled,
是否这已然消逝的激情往昔

Call back its dead,
还能召回它的亡者

Could we live it all over again,
我们能否重新经历

Were it worth the pain.
那痛苦是否值得
 
 
——节选自《Roses and Rue By Oscar Wilde. Edvard Hagerup Grieg-Peer Gynt Orchestral Suite No 1 Op 46, Aase’s Death》

 


00.
   
▶摘自昆图斯·塞多留的日记(第1801卷)
  
  
2013年11月1日
 
他们告诉我他死了。
 
我现在正处于他的居所里,四处发散着灰尘的干燥气味。我慢慢走近他的两排书柜,大概都有七英尺高。这两排书柜上满满当当地存放着他这四百年的所有记忆,有旧有新。最上面的已经蒙尘,最下面靠右的地方仍是空缺。


它将永远空缺。


我取下那第一本日记——我还记得那是我赠送给他的。上面的古朴花纹已经被摩挲得发白,封皮也脆弱不堪。我把日记轻放在桌上,慢慢坐下——就在他一如既往坐着的椅子上,然后小心翼翼地翻开它。
 
我想再次感受他的思想,感受我那已经死去的Omega的灵魂——它就存在于这依稀斑驳的字里行间。
 
我开始阅读。
 
   
 
 
01.  
  
▶摘自沃恩·塞多留的日记(第001卷)


 


1600年10月31日
 


昆兰先生说今天是我的十岁生日,他送给我这个日记本。看上去很古朴,不像是现在流行的款式——不过我能接受。所以我写这一篇日记来整理我知道的一切。
 
我的名字是沃恩·塞多留,我是个孤儿,目前跟随昆兰先生生活在南意大利的德格镇上,住在一套带后院的两层小木房里。
 
昆兰先生是我的导师兼养父,我很尊敬他。他的知识非常渊博,剑术也十分厉害。自打我记事以来我就在跟着他学习这些技艺了。我疑惑过为什么我的课程和别家小孩不一样,每当我这样问出声的时候昆兰先生总会露出浅淡的微笑,用苍白而温暖的大手摸摸我的头,最终只会说一句“你会知道的。”——实际上我讨厌等待,我喜欢主动出击;但我尊敬他,所以剩余的问题总会咽回肚里。
 
比如,“昆兰先生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每次我结束剑术课程时会有一段休息时间——我常常出门闲逛;每次我闲逛时总会收到镇上其他人复杂的目光,而昆兰先生又往往不在我身边,独自承受这种目光让我很不舒服。之前有一次我硬拉着昆兰先生在白天出门,我发现那些人眼中的复杂更甚,但是——他们不敢直视昆兰先生的双眼,就算是偷偷瞥上一眼,那眼神中也是饱含敬畏和恐惧。是因为昆兰先生和一般人类长相不同吗?


昆兰先生很白,白得毫无血色;眼睛也是令人生畏的浅蓝色,浅得近乎于眼白。他没有毛发,既没有头发,也没有眉毛或者胡子。他的脸上有纵横交错的深浅纹路,不知道是伤痕还是天生就有的。昆兰先生的脖子上有着猩红色的花纹,从下巴一直延续到锁骨处,我一直觉得那有种妖异的美感——总的说,对,昆兰先生整个人都有一种妖异的美感。


或许是我在他照料下长大的缘故,我并不觉得他与众不同的外表有多恐怖;我反倒觉得……很好看。
 
昨天碰到了小混混瓦科罗奥,他悄悄告诉我说,昆兰先生不是人类,是个吸血鬼。
 
吸血鬼?
 
我第一反应以为他说的是“吸血鬼式的病态美”,所以我让他再重复一遍。
 
“吸血鬼,绝对错不了,”他嚷嚷道,在空中胡乱挥舞着干瘦的双手,“我亲眼看到的,他跟他杀的那些东西长得一模一样。”
 
“什么?”我愣住了,昆兰先生猎杀吸血鬼?
 
他瞥了我一眼,似乎担心自己说的太多,便不再和我讲话,走开了。
 
我的脑子里有点儿乱——他说,昆兰先生是个猎杀吸血鬼的吸血鬼?
 
吸血鬼在我的印象里仅仅停留在老人讲述的故事中,而且我知道那缺乏真实性。故事里那玩意儿怕光,怕银,极度渴望鲜血——昆兰先生显然不符合这些,昨晚我们还在享用美味的牛里脊,用的是镀银的刀叉,他还喝了点红酒。
 
昆兰先生是与众不同了些,但他绝不可能是吸血鬼。
 
而当我去询问那些讲故事的老人有关“昆兰先生猎杀吸血鬼”的事时,他们无一例外都露出了小心翼翼的神色,并且都选择闭口不谈——所以这条线索也断了,“昆兰先生的真实身份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无从知晓——除非某一天,昆兰先生亲口告诉我。
 
晚餐时我盯着昆兰先生,他发现了我不对劲的目光,也迎上我的视线看着我——这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那双淡蓝色的眼睛绝不可能是吸血鬼的红黑色双瞳。
 
我对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可能有些白痴):他端着酒杯的手在空中停了停,接着不紧不慢地继续动作。
 
我看着昆兰先生尖尖的耳朵,心想:
 
昆兰先生确实与众不同,这点不可否认。
  
  
但他绝不是吸血鬼,他是拯救我的白色精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BC.


冷圈不怕!想当年病毒狗也是这样…现在好多了,
 
理科生历史硬伤啊……

评论
热度(16)
  1. 屈原D2X_黑磔_高三闭关中 转载了此文字
    昆日天今天也酷酷的
©屈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