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

心如止水的人生观察家。/文综不上230誓不为人
“这样的声音,读墓志铭最适合不过。”

“就不怕,我先给你念么,嗯?”

“哈哈,那就是死也值啊。”
“……别。我舍不得。”

方王喻王all王吹

舞者#安利向#异苏

好了我就是无良作者在我没想好之前我先把ABO缓一缓。
真实题目叫做“你永远都不知道阿列克谢苏起来能比维克多帅多少倍”
练练文笔,我恋童晚期:)。

  那是冬天。
雪中的莫斯科银装素裹,寒冷彻骨。没来得及品尝的面包上,黄油冻出树脂的形状,蜷缩瘫软,看起来缺少滋味。最后一个左转,红色天鹅绒将墙壁包得严严实实,将冷风与恋慕的残温挡在国家剧院的门外,灯光透着暖晕,面包逃过被扔进垃圾桶的命运,焕发脂肪该有的光泽,熠熠犹如舞台中心。
  冬天的事情谁也无法一概而论,若是凑巧的话,那未免太幸运,他可没想到,一个接近天黑的下午,散场的淡季,还有人勤奋至此,在空荡的中厅翩翩起舞。他忘我地旋转,以不同的角度向这个世界延展探寻美的含义,他是个漂亮的孩子,只是说不上多大。阿列克谢摸着下巴,注视着他楚楚动人的身姿,15还是16?谁知道。曲终,空气里是他的喘吁和你的屏息,少年抹了把额角的汗珠,转身为他想象的观众鞠躬致敬,却没想真的获得了一串掌声,“啊――先生,您在这站了多久?”孩子带着羞赧的脸蛋红扑扑的甚是可爱,男子朝他微笑,带着温和的语气轻描淡写,“从始至终。”        

“天呐……”他的脸更红了,只好绞着手悄悄打量这位大衣先生――棕发尾稍微卷,眸色赤红如同鲜血浇铸,睫毛在光下翘起恰到好处的弧度,微笑就像长在他脸上,却不予人客套的生硬。“我很高兴能遇见如此乖巧又如此招人疼爱的孩子,你来剧院跳芭蕾有多久了?”“四年半。”“你的资历已经可以上台出任天鹅王子了,为什么我却从未见过你?”“哈哈,或许是因为我还不够努力吧。”孩子扯出一个成人化的苦笑,眼底的不甘心却一览无遗,啪嗒啪嗒,水雾凝聚成了掉线的珍珠,洇湿手臂。倏地有人踏上舞台,引得孩子低声惊呼,腾空中被人搂过柔韧细瘦的腰肢收拢抱紧,“啧,咸的。”他因这位大衣先生用指尖拭去他脸上上干涸的泪痕而诧异,却又不忍阻止,像只听话的奶猫窝在人怀里,孩子有那么一丝错觉,大剧院看腻的灯光竟也有了色彩,那是一抹艳红,深深地勾勒在他年轻的心里。


真是个温柔的人呐。



                                           ――――End――――

评论
热度(7)
©屈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