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

心如止水的人生观察家。/文综不上230誓不为人
#锤基盾冬#preist书粉#方王喻王all王吹#剑网三千岛长歌#高三老狗#

“父亲在上,公瑾在旁,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露普】Berlin meets Moscow

欢迎回来

Yoriko菌_:

/一个月前重新回顾了《北京遇上西雅图2》然后想起了这个坑/
/极渣注意/
/电影是好电影,我写的文就不是了( ・᷄ὢ・᷅ )/
/许久不更新可能没人看了/
/希望食用愉快/


我们活在一个诡异的世界——这么漂亮,又能终身厮守,只须花相当于看场电影的代价就能拥有。
——84,Charing Cross Road


00.
-柏林距莫斯科多少公里?
-直线距离大概1000多公里。

01.
家里来信了。
基尔伯特很难相信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还有人会选择以信件来交流。
他将信从信箱里取出,细细打量着。米白色的信封上写着苍劲有力又漂亮的英文地址,却没有寄件人的名字。
信来自莫斯科。俄罗斯的首都,历史悠久且永远灯火交辉。
“奇怪了。”基尔伯特嘟囔着将信箱门关闭。他在俄罗斯并没有熟人,自出生起他就没有离开过柏林,从小到大就读的学校遇见的也都是些西欧人。
“恶作剧吧。”他这样想着,撕开了信封的封口。

“你是不是有病啊!我种花是我的事你让你那神经的弟弟全给我拔了?指望我不追究?小说看多了吧你!你要是能种出一株健康的我就去街上裸奔!”

无端的指责让基尔伯特窝火,他捏着信冲进屋里,在客厅里随手撕了一张纸,用潦草的笔迹在上面写下一行字:“有病的是你吧!你他妈才神经!拔了你的花又怎么样!你这种人就应该和你的花一起下地狱!”写完这句话依旧不解气,基尔伯特在纸的最下面又画了两个“fuck”的手势。
“倒霉到家了。”基尔伯特扔下笔,将纸团成一团重新展开后塞进新的信封里。

02.
在打开信箱的那一瞬间,伊凡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工作劳累而出现了幻觉。
信箱里躺着一封信,在花花绿绿的传单中格外的瞩目。他有多久没有收到过别人寄来的信件了?好像从初中那会儿开始就没人给他寄信了。
而看到寄件地址,伊凡更是一头雾水。
「德国 柏林」
“我有认识的德国人吗?没有吧。”伊凡撕开信封,将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那是一张被揉皱的纸,纸上写着潦草的德文,有些地方潦草的即使让当事人来看也恐怕很难看清。
“恶作剧么?”伊凡皱了皱眉将信拿回屋子里。
“来自柏林的信?”伊凡的姐姐冬妮娅在听到他说信的时候将头从电脑屏幕前移开,“你在柏林有朋友吗?”
“怎么可能。”伊凡将信递给冬妮娅,“姐姐你大学时主修的是德语,你应该看得懂他在说什么。”
冬妮娅接过信,扫了两眼,表情复杂的着把信还给了伊凡。
“说了什么?”伊凡有了不好的预感。
“对方让你和你种的那些花一起下地狱去。”冬妮娅说着拍了拍自己的头,“你又惹什么岔子了?”
“我不认识他啊!”
平白无故被骂了一顿让伊凡变得不痛快,更让他不痛快的是对方说让他和他的花一起下地狱。
他本可以把这封信扔了的,但对方既然诅咒了自己和自己的话下地狱,他就得做些什么回击。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要让我和我的花下地狱,如果你是单纯恶作剧的话我要提醒你找错人了,我这个人古板的要死,开不起玩笑。你这种人肯定平时不种花,要是种花绝对全部死光光!”
伊凡将写完的信塞进新的新的信封,顺便扔了几颗向日葵种子进去。
“你要把信寄回去?”冬妮娅看着站在门口穿鞋的伊凡发问。
“我要告诉他不要小看向日葵!他可以侮辱我,但是侮辱我种的花就不行了!”伊凡气愤的将门推开,随后重重的关上。
家里只留下了工作的冬妮娅,她摘下眼镜揉着眼睛发出无奈的笑声。
“跟白痴一样。”

03.
从学校回家时,基尔伯特的自行车在邮局前停住了。他有直觉,那里有他的信。
“哦,基尔伯特!”邮局的门被打开,穿着制服的男人在看见基尔伯特后喜出望外,“太好了,刚好这儿有你的信,你在这儿省的我去你那个街区,你知道的,这年头根本没人寄信,见鬼,我快下班的时候你的信到了,我就在想‘天哪,我还要跑个几百里去你那个街区送信’…”
他喋喋不休的抱怨,而基尔伯特则在接过信后立刻蹬着车走了。
单手扶住车把,基尔伯特咬着信封的一角将它撕开。另一只手离开了车把,将信封里的信纸取出,捏着信封的手握住了车把,基尔伯特抖开信开始阅读。
“你这种人肯定平时不种花,种花的话绝对全部死光光!”
他竟然敢诅咒本大爷!基尔伯特捏紧信纸,刚想破口大骂身子却突然向左倾使他摔倒在地上。
他的自行车撞上了花坛。
倒霉到家了!
当他回到家时,弟弟已经吃完了晚饭。
“抱歉阿西,出了点事所以回来晚了。”基尔伯特关上门,脱了鞋坐在门口的小椅子上查看伤口。
“哥哥你受伤了?”
“小事情,自行车撞到了花坛,破了点皮。”基尔伯特安慰着弟弟,然后将信封扔在地上,“阿西帮我把它扔了。”
路德维希捡起信封时听见了里面有东西摩擦过纸张的声音,他伸出手将信封倒过来,果然从信封里掉出几粒种子。
“哥哥,你看。”
基尔伯特的视线移到路德维希手上,接着他将种子抓到手里带着信跑回了房间。
“你说话还真有意思,这么了解花,你是种花的乡巴佬吧?寄了种子过来挑衅?好啊今天本大爷就要让你知道到底谁的花会死光光!”
基尔伯特将纸从笔记本上撕下,折成四折塞进新的信封中,起身走到阳台在一堆杂物中找到了一包种子。

03.
“看起来你想让我陪你一起种花?你还是个小孩子吗?是不是连女朋友都没有?如果有必要,我很乐意教你如何与女孩子相处,不过就凭你这脑袋,怕是很难学会了。”
收到来信后发现对方也塞了种子在信封里,伊凡突然觉得对方并不是一个很讨厌的人,他只不过脾气暴躁外加性格幼稚罢了。
伊凡开始猜测信那头的人是怎么样的。
是个高中生吧,应该没谈过恋爱,说我是乡巴佬?大概是个有钱的傲慢阔公子。
伊凡将信封口,拿着种子看了很久。
“这不是向日葵的种子啊……不知道在这里种不种的出来。”
他特意去买了花盆以及合适的松土铲,冬妮娅有些不理解伊凡的行为。
“你真打算和他一起种花?”
“反正我也没有事情做,就陪他玩玩好了。”伊凡将种子埋入土中,用松土铲将土填平。
“随便你。”冬妮娅转身出门却被伊凡喊住,她以为弟弟改变了主意,不再把心思放在花上了,结果对方只是说了句:“帮我把信寄出去吧。”
够了。

04.
“哥哥,你的信。”路德维希进家门后,将信放在基尔伯特面前。
“本大爷不想看。”基尔伯特将信移开,他的目光紧紧盯着电脑屏幕,修改着报告。
路德维希也没有说什么,他把书包打开坐在基尔伯特对面开始写今天的作业。
基尔伯特还是没有抵住信的诱惑。他将没有改完的报告保存,伸手将信拆开。
“呵,居然说我没有女朋友。”基尔伯特冷笑了一声,却不生气,“他肯定是个没有女人缘的乡巴佬。”
路德维希抬头看了看基尔伯特,继续低头写他的作业。
“本大爷可不需要你教我怎么找女朋友,喜欢本大爷的姑娘多了去了,本大爷可是万人迷,而且!本大爷的女朋友对本大爷特别好!嫉妒去吧乡巴佬。”
基尔伯特沾沾自喜,掏出手机打算打电话给女友告诉他自己找到了一个有趣的笔友,还没等基尔伯特摁下拨通,女友的电话先打来了。
“哈,阿西,你嫂子给你哥打电话了。”基尔伯特晃了晃手机,迫不及待的接通了电话。
“喂,亲爱的。”
路德维希再次抬头,但这次他发现基尔伯特脸上的笑容变的僵硬,随后消失了。
“你认真的?不,你等等…尤利娅不,我觉得我们还可以谈谈…喂?喂?”
电话被强行挂断,基尔伯特呆愣愣的坐在桌子前,手里紧紧攥着手机。
他将刚写的信揉成团,扔进垃圾桶里,随后他找了一张新的纸,重新给对方回了信。
“本大爷不需要女人。本大爷一个人很自在。她们都不靠谱,是的,实在不靠谱,也许你说的对,花可能比女人可爱多了。”
基尔伯特停顿了一下,接着写到,“本大爷会种出世界上最好的花,等着瞧吧。”

05.
“突然这么说话把我吓了一跳,没想到你居然会赞同我的观点,是出了什么事吗?失恋了?如果被我猜对了那么去喝一杯伏特加吧,喝完保证会神清气爽。”
收到信时,伊凡觉得对面那个家伙大概失恋了。他不敢相信以对方的性格会说出赞同他观点的话,更何况对方居然主动提出来要种花。
对方的态度突然变得温和,不再说着带刺的话这让伊凡反而一下子放轻松了。他想认认真真给对方提个走出失恋的好建议但憋了半天,想到的唯一方法就是喝伏特加——起码当初他失恋时就是靠伏特加来缓解的。
“如果喝伏特加不行的话,那就去看看花吧。”

06.
基尔伯特买了伏特加,在收到对方来信之前,他从来没有喝过这个。当他拿着信站在商店的货架前他是茫然的,多种多样的伏特加他不知道该挑选哪一种。最后他选中了一款度数不高的,拿着它结完账回了家。
伏特加一点也不好喝,第一杯入口,辣的基尔伯特直流眼泪,他给自己倒了第二杯,喝完后感觉嗓子也烧了起来,接着他喝了第三杯,然后倒在桌子上沉沉睡去。
他抱着酒瓶趴在桌子睡了一个晚上,醒来的时候头疼的厉害。
“伏特加真是个难喝的东西。你们俄罗斯人都喜欢喝这玩意吗?!本大爷喝完头也疼死了!都怪你这个乡巴佬!瞎提什么鬼主意!!!”基尔伯特画上三个惊叹号后,迷迷糊糊又在下面补了一行小小的德文。
“谢谢,以后你遇到麻烦了也尽管和本大爷说。”
扭头看向窗边的花盆,种子依旧没有发芽。

07.
这次的信比往日迟到了几天,伊凡每日心神不宁,担心对方再也不写信过来。
与对方通信的这一个月,伊凡已经习惯了有那么一个人存在,即使他们素未谋面。

信还是没有来,伊凡失望的将信箱门关上叹着气走进屋子。冬妮娅依旧坐在客厅办公,伊凡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这么多工作要完成。
“信还没来吗?”冬妮娅的手指在键盘上飞速移动,漫不经心的问伊凡关于信的事情。
“嗯。”
敲击键盘的声音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作响。
“可能对方不想写信来了。”伊凡说着走进房间,“有谁愿意和我这种人交朋友呢?”
敲击键盘的声音停止了,屋子里陷入寂静。
“……娜塔莎过段时间回国,到时候一起去接她吧。”
没有回答。

又是个雨天。当伊凡从公司出来时发现前女友站在外面撑着雨伞一动不动。
“安娜?”伊凡皱皱眉,她已经和自己分手了怎么还来找他?
“你的东西还给你。”安娜将手中的袋子递给伊凡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袋子里是伊凡曾经种的花,花枯死后他将它们做成了干花插在安娜家的花瓶里。
“呵。”他将袋子扔进了附近的垃圾桶里。
回家后照例打开信箱,这次他发现信来了。
悬着的心一瞬间落地,伊凡将雨伞扔在地上,迫不及待的将信封撕开。
信中的内容依旧是对他的抱怨,只不过这次在最下面多了一行小小的德文。
伊凡将这行德文输入谷歌翻译,得到的答案让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信迟到了几天,这几天我总是在想你是不是不打算写信过来了,还好这个设想不成立。我很高兴你能允许我向你抱怨,也同样对你说句对不起,伏特加可能对于你来说太烈,不过它的确是一剂良药。我很想和你谈谈我的生活可是遗憾我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能我现在还是没有找到什么适合谈论的烦恼吧。”伊凡想把信塞进信封时却又想到了什么,他再次展开信用俄文在最下面也写了小小的一行话。
“有什么麻烦尽管写信来吧。”

08.
与那个俄罗斯人通信已经好几个月了。基尔伯特从一开始的不耐烦渐渐变成了对回信的期待,他猜想对方是个很有学识的乡下人,住在向日葵花田旁,所以才对它们那么熟悉。
基尔伯特喜欢和对方聊天,虽然他的态度总是不太好。种下的向日葵发了芽,绿色的幼苗埋在棕褐色的土壤里,虽然只有一株但也给了基尔伯特莫大的成就感。
“本大爷今天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给本大爷的种子发芽了,虽然只有一株但是!本大爷赢了,本大爷把花养活了,你这个乡巴佬肯定还没养活那些花吧哈哈哈哈哈。”
基尔伯特走到窗边,将花盆抱在怀里:“太争气了,不愧是本大爷养的花。”

09.
伊凡的花依然没有发芽,他猜想对方寄来的花应该不适合俄罗斯的生长环境。
小妹妹从美国留学回来后,伊凡的活动空间一下子变得小了很多。

“哥哥和一个德国人成了笔友?”娜塔莉亚将玻璃杯从嘴边移开,一脸难以置信的在厨房切水果的冬妮娅。
“他们通信好几个月了,大概成了朋友吧。”
娜塔莉亚皱皱眉,将杯子放在桌上出门去翻信箱。如冬妮娅所言,信箱里的确有一封来自德国的信。娜塔莉亚扭头看了看紧闭的门,随后将信封直接撕开取出来里面的信。
看着信的内容,娜塔莉亚冷哼了一声,她将信揉作一团,扔进了拐角的垃圾桶里。

“狂妄自大的混蛋,再说别人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吧。不要在写信过来了你就是个大麻烦。”娜塔莉亚将笔放下,探出身子望了望伊凡的房间——房门紧闭。
她松了口气,将信塞进包里。
哥哥不需要朋友,他有娜塔莎就够了。

10.
基尔伯特一肚子火没处发泄。
他可算知道为什么女友要和自己分手了,纯粹是因为对方在国外旅游的期间与一个加拿大人好上了。
“本大爷哪里不好啦?”他愤恨的想着,此刻他只想快点收到乡巴佬的来信,然后好向他狠狠吐槽。
信来了。
“你就是个大麻烦。”对方是这样说他的。一下子,所有的怒火都被浇灭,基尔伯特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个让人厌恶的存在。
前女友是这样说他,信纸那头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也这样说他,简单的一句话让基尔伯特陷入了窘况。
可能自己真的是个不太讨喜的人,还是一个人呆着比较舒服。
他这样想着打算给对方写最后一封信。
“本大爷种出花了,不管你怎么狡辩或是你怎么回避这个问题,但事实就摆在这里。本大爷知道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不需要你来指教本大爷怎么做人。最后一封信。”

11.
伊凡在收到信后整个人就懵了。他好几个礼拜没有收到上次的回信,这次收到了,但对方却明确表示不会再写信过来了。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几天他都没有写过任何对他有人身攻击的话,他们俩一直交谈甚欢,没有出现过什么矛盾。
他是伊凡的第一个朋友,也是能互相吐露心声的一个存在。现在对方无缘无故决定不再写信过来,这让伊凡十分恼火。
“我不知道你这个纨绔子弟又在对面发什么神经,如果是又失恋了,那就试着我的方法来缓解。你不写信过来也没事,我会继续写信来的!”
扭头看向窗外,却无意发现种下的种子冒出了芽。
伊凡在信下又补了一句:“种子发芽了,等它开花了肯定很漂亮。”

12.
基尔伯特继续着自己的生活,将一切都恢复到原来还没开始通信前的样子。
送弟弟去上学,然后去上班,被上司批评,被同事冷落,去接弟弟放学,回家做饭。
他不再去打开信箱,因为他觉得没有去打开的必要了。
“哥哥,你很久没去看过信箱了。”路德维希抬起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基尔伯特,小声的提醒,“俄罗斯的那位,没有来信吗?”
“没有。”基尔伯特的视线没有离开电脑屏幕,他紧紧盯着上面的数据但眼睛却没有移动。
路德维希不再提问,他知道哥哥现在心情不太好,自己再去问他问题只会让对方恼火。
“阿西。”基尔伯特抬起头看着路德维希,然后吩咐道,“去给花浇点水吧。”

13.
伊凡没有收到回信。对方真的履行他的话,不再写信过来了。
“嘿,我的花长得不错,虽然我还不知道你送给我的到底是什么花,俄罗斯这儿今天又下雪了,没完没了的真是够让我烦的,听着,你是个很优秀的人,别问我是怎么看出来的,一般来说像我这种种花的乡巴佬看人都不会看走眼。不要为失恋一直闷闷不乐,世界还是很美好的。”
他把信交给邮局的工作人员时,特意强调了一句:“如果有回信,请一定要联系我。”
“这么紧张?难不成你和对方在一起了?”
“对对对。”伊凡敷衍的点点头,走出邮局去公司。

14.
路德维希放学时,正好碰见那个经常给自家送信的邮递员。
“你好。”他上前喊住了跨上自行车打算离开的人。
“哦,你是基尔伯特的弟弟吧!今天怎么没看见你哥哥?”
“他要开会,所以我今天自己回来的。”路德维希想要追问一下信的消息,结果对方先向他抱怨了起来。
“他俄罗斯笔友寄信的频率越来越高了,每天给他送过来你知道有多麻烦吗?现在居然还有人喜欢写信,他们以为自己在拍电影吗?这个年代只有老头老太太会写信吧……”
“哥哥的笔友有寄信?可是哥哥说他没有收到啊。”
“他没有收到就有鬼了,再不清理信件这个信箱都快要爆炸了。”
邮递员骑着车走了,路德维希看着信箱,将它打开。
白花花的信封铺满了信箱,将花色的传单压在最底下。
这么多。路德维希感叹着,将它们取出,放在家门口最显眼的位置。
希望哥哥可以看到吧。

15.
“嘿,你还好吗?我今天被上司骂了一顿,因为我把一份文件弄丢了,不过幸好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我还是没有收到你的信,难道你搬家了?大公子你这样做可就有点不厚道了,毕竟我们相处也快一年了。你给我的花开了,很漂亮但就是不适应俄罗斯的气候,所以我一般把它放在室内,让它在暖气下生活。我给它取名小少爷,因为是你送的。我很想你,希望你可以回信给我。”

“嘿,今天过的这么样?我和妹妹吵了一架,她说你是个麻烦,我说你不是,然后我们就吵了。你真不是,起码我是这样觉得的。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坚持这一点。我很想你,写封信来吧,让我知道你还活着。”

“哦好吧,你还是没有寄信来,这一年都快结束了。你知道吗?我最近做梦总是能梦到你,虽然我不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很奇怪,我从来没有这么想念一个人,我有过一个女朋友,但是分手了。当时他还带着她弟弟来我家搞了破坏。好像从那以后我就没谈恋爱了。我最近往邮局跑的越来越勤,那边的人总问我是不是和你在一起了。我每次都说是的。这很奇怪。”

“嗯……大概你真的不会回信给我了。实话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有些开始喜欢你了。虽然我努力让自己认清你是个男人,但是……好吧我尽力了。谢谢你这些天能陪我聊天。我叫伊凡.布拉金斯基,我爱你,再见。”

16.
基尔伯特和路德维希面面相觑,随后基尔伯特将放在门口的信扔在桌上。
“你去开了信箱?”
“如果再不开信箱,它就要被这些信挤爆炸了。”路德维希将信再次递给基尔伯特,“哥哥,这些是你的。”
基尔伯特在犹豫,他不敢肯定打开这些信后会看见什么,是对他的谩骂还是别的?毕竟他是个麻烦不是吗?
“哥哥你在怕什么?”
“谁说我怕了。”基尔伯特还是选择拆信,他根据日期一封一封的将信拆开阅读,读到最后,他的表情别的古怪起来。
“哥哥?”路德维希试探性的叫了一声,但是基尔伯特没有任何反应。
“哥哥!”他又叫了一声,这次基尔伯特回过了神,不过他将手机掏出,以最快的速度订了飞往俄罗斯的机票。
“阿西我要出去几天。”他只留下了这句话,带着纸笔花盆还有行李一起匆匆出了门。
“路上注意安全。”

17.
基尔伯特对俄罗斯是陌生的。唯一知道的地名只有信封上那个让他读不懂的超长地址,他不懂俄语,带着浓重德国口音的英语也让出租车司机理解不了,他带着一个信封和一盆花在莫斯科闯荡。
基尔伯特发誓,如果等他到了目的地,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给对方来一拳。

18.
伊凡下班的时候发现自家门前蹲着一个男人,他的身边放着一个行李箱还有一盆向日葵。
“你是?”伊凡走上前询问,他怀疑这位先生是不是走错了地方,毕竟自己家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亲戚。
“你住这里?”对方开口,带着口音的英语让伊凡差点没听明白。
“是的,你是?”他依旧询问对方的身份,但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男人。
男人的眼睛亮起来,他站起身,盯着伊凡看了很久,随后将花盆塞进他的怀里。
“本大爷把花种出来了!你输了乡巴佬!”他笑了,就好像他赢了彩票一样。
伊凡抱着花,楞楞地看着眼前削瘦的人,随后他将花盆扔在地上,一把抱住了对方。
“本大爷收到了你的信。”他仍然在笑,笑容比之前的更加灿烂,“所以我是来送回信的。”

19.
“哟,好久不见。距离上次给你写信已经过了……算了本大爷也不知道,总之过了很长很长时间。本大爷其实很害怕收到你的信,怕你写信骂本大爷什么的,虽然我不太在乎,可是自尊还是需要的。本大爷现在在去俄罗斯的飞机上,原本可以坐火车的,但是本大爷一向不是什么耐心的人。换句话说,本大爷迫切想要见到你。好吧,你别误会了,本大爷只是想让你来好好瞻仰一下我,毕竟你说你这么喜欢我。也和你说句实话,本大爷在和你开始通信之前,一直是一个人,除了我弟弟,没啥人愿意和我做朋友。你的信我都有保存,不过你和我说再见是几个意思?既然你和我说再见了,那本大爷就直接来找你好了,见到你本大爷一定要狠狠揍你一顿!本大爷叫基尔伯特.拜耳修米特,我们俄罗斯见。”

20.
“基尔。”
“干嘛?”
“下次我来德国找你吧。”
“那我得赶紧搬家了。”
“诶?”
“开玩笑的,乡巴佬伊凡。”

评论
热度(76)
  1. 屈原Yoriko菌_ 转载了此文字
    欢迎回来
©屈原 | Powered by LOFTER